电子经理世界
主办单位: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
国际刊号:1816-7039
国内刊号:43-1462/F
学术数据库优秀期刊 《中文科技期刊数据库》来源期刊
       首 页   |   期刊介绍   |   新闻公告   |   征稿要求   |   期刊订阅   |   留言板   |   联系我们   
  本站业务
  在线期刊
      最新录用
      期刊简明目录
      本刊论文精选
      过刊浏览
      论文下载排行
      论文点击排行
      
 

访问统计

访问总数:14908 人次
 
    本刊论文
世界第一“电子人”传奇

将人类情感植入机器一直是受到争议的命题,大导演斯皮尔伯格就此曾拍摄轰动一时的大片《人工智能》。而英国科学家凯文•沃里克却不惜“以身试验”,多次接受外科手术,在自己体内植入电子芯片,并植入电线和电脑相连,成为一个有着人类情感、机器身体的半人半机器的“电子人”。于是沃里克开始享受“帝王”的待遇:大门在他面前会自动打开,电脑会向他问好,实验室的灯也会随他的出现而自动亮起……他因此迈入美国《连线》杂志评出的世界上知名度最高的科学家行列。然而,他的行为却在科学界引起一片哗然,“半人半机器”的他到底有着怎样的传奇故事呢?
   梦想着人机合体的“科学疯子”
  英国著名控制论专家凯文•沃里克在外表上和其他人看起来并无二致,可是十几年来,他却一直在努力重塑自己,执著地让自己成为一个地地道道的“电子人”。
  57岁的沃里克出生在英国伦敦布伦特地区,18岁时,他在英国阿斯顿大学读金融管理专业,无意中读到著名的科幻小说《人工智能》后,对书中描述的“用机器智慧创造超人的世界”着迷不已。后来他进入伦敦皇家学院攻读计算机和机器人技术博士学位,并和大学同学伊琳娜结婚了。
  婚后,沃里克更是将全部精力都投入到“电子人”的研究中去,1983年,当他们的孩子哈利出生时,沃里克正站在美国弗吉尼亚大学的讲台上,对“智能控制论”进行进一步大胆的预测。可英国权威的《科技报》戏称沃里克:“想法总是很与众不同,论证却总是空洞无物。”
  1986年,沃里克成为雷丁大学控制论研究教授,他将全部精力投入研究中去,将家和孩子全扔给妻子伊琳娜,两人经常发生争吵。哈利看到别的孩子和父母一起参加学校露营时,对几乎无法陪他的父亲越来越冷淡。
  1998年5月,沃里克的研究有了重大突破,他首次提出将“人体内植入芯片试验”。人体内植入芯片?这简直是天方夜谭!但没有人愿意拿自己的身体做实验,还暗地里骂他是个疯子。
  眼看着研究陷入僵局,这年的8月,沃里克决定:在自己体内植入芯片!伊琳娜坚决反对,她觉得丈夫的研究完全是误入歧途,为了阻止沃里克的疯狂举动,伊琳娜带着孩子们去了伯明翰的姐姐家,并撂下狠话:如果沃里克敢在体内植入芯片,就离婚!
  然而,同行的讥笑和妻儿的出走都没有让倔强的沃里克动摇。8月24日,他在牛津的拉德克利夫医院接受了人类史无前例的一次手术:将一块芯片植入手臂内。这天早上10点开始,主治医生史蒂文开始在沃里克左手臂膀处切开一个小口,将一个长23毫米、直径3毫米的小型玻璃管埋在皮下脂肪里,为了避免触碰到血管,史蒂文还将沃里克肘部剔除一些脂肪,将玻璃管安置进去,经过一系列处理后再缝上。在这个玻璃管内有一个硅芯片,还有微型电磁线圈。这个芯片内含有64条指令,这些指令会通过特殊的信号发出到传感器上,传感器接收指令后,就将任务传给一台主控的计算机,从而实现人和计算机的直接交流。
  沃里克坚持做了手术的消息很快传到伯明翰,伊琳娜简直气疯了,三天后,她带着孩子回到伦敦,要求离婚,说她再也不想和这个“疯子”一起生活了。
  这天傍晚,当她踏入家门,正准备开门时,大门“吱嘎”地一声开了,接着,屋子里的灯全部亮了起来,只见沃里克手臂还缠着纱布,坐在沙发上。这时,他旁边的一台电脑突然发出声音:“亲爱的,欢迎你们回来!”哈利惊讶地张大嘴“哇噢、哇噢”地叫着,伊琳娜疑惑地看着沃里克,沃里克扬扬自己的胳膊:“亲爱的,我成功了。你看,我能够用这只胳膊上芯片中的指令来控制大门、灯、电脑……”哈利高兴地跑过去,一脸崇拜地搂着沃里克:“爸爸,你太棒了……”此时,伊琳娜呆住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冒出一句:“你的伤口还疼吗?”沃里克憨憨地笑起来。
  自动开门和关灯、随意调节办公室温度、打开电脑等,这些都只靠发一个指令就完成,沃里克的生活变得异常神奇。哈利骄傲地告诉朋友自己有一个“超人老爸”,而英国各大媒体将沃里克的研究刊登在头条,一时间沃里克成为知名度最高的科学家,那些曾经质疑沃里克的同事都哑然。
  “电子人”丈夫的神奇魔力
  不久,沃里克因为在“人和机器的链接”上有突破性研究,登上了美国著名的控制论学术杂志《连线》封面。在美国哈佛大学演讲时,他宣称:“未来,如果人不与机器合二为一的话,人类可能会变成一种较低等的生命,所以我们人类一定要进化成电子人――部分是人,部分是机器……”
  2002年1月的一天,沃里克早早地下班回到家,当天晚上,他宣布自己打算再进行一次手术,这次手术目的是“要实现远程计算机对大脑的控制”,将芯片里的电极和手臂主神经相连,以接收神经脉冲信号。但如果手术稍有不慎,手臂主神经将受损,沃里克的手臂就会瘫痪!
  伊琳娜忧心忡忡,可沃里克竟恳求道:“亲爱的,这次我需要你的帮忙!”原来,沃里克为了帮助因脊髓受伤等原因而瘫痪的病人,希望让这些病人通过远程控制恢复部分自身行动能力。眼下,这个试验还缺一个控制对象。
  伊琳娜惊呆了,她万万没想到丈夫提出如此大胆的设想。要知道这种试验到目前为止只有美国科学家在猫和猴子的身上进行过,从来没用在人类自身过。万一试验失败,他们夫妻二人的身体遭受的伤害将是毁灭性的。伊琳娜坚决不同意,并对丈夫这种近乎偏执的态度非常恼火。
  第二天早上,伊琳娜早餐时拿出当天的报纸,却发现丈夫沃里克又上报了,这次是伦敦多名智能机器人研制专家联名对沃里克的研究提出控诉,他们宣称沃里克的工作与机器人并无多大联系,却拿着高额的研究经费搞“人和机器”合体,因此提议让雷丁大学重新评审他的研究经费。
  这时,伊琳娜才知道沃里克已经陷入被“弹劾”的境地。作为妻子,伊琳娜知道他并不是一个想在科学领域沽名钓誉的人,而是真心想利用智能科技帮助残障人生活得更好。伊琳娜心软了,不忍心看到丈夫的梦想成泡影,决定和沃里克一起接受手术,做世界上第一对真正实现相互感应的夫妻!
  2002年3月14日,沃里克和伊琳娜一起来到拉德克利夫医院,外科医生史蒂夫分别给沃里克和伊琳娜做了手术,在两小时里,他将一枚边长为3毫米的硅制芯片植入了沃里克左肘的皮肤下,这枚芯片上带有100个头发丝粗细的电极,史蒂夫大夫将这些电极一根根地与沃里克的手臂主神经相连起来。在伊琳娜左手手臂上也植入这样一个芯片,以接收神经冲动信号。两个小时过去了,当沃里克和伊琳娜同时推出手术时,他们的手紧紧握在一起。
  3月25号,当他们手术10天后,沃里克启动了远程控制计算机,他想要抓紧拳头,大脑电子信号就会通过神经系统传到手掌芯片,芯片把信号传给电脑,电脑复制出同样的信号后传到伊琳娜体内的芯片上,指挥她的手掌做出抓紧拳头的动作。随后,在沃里克房间的一名记者提出让他指令伊琳娜竖大拇指,另一个房间的伊琳娜果然竖起大拇指……
  试验成功了!沃里克的“电子人”研究迈出了关键的一步,引起了巨大轰动,这意味着残障人也可以靠别人的远程帮助恢复部分能力,而沃里克夫妇的生活也发生了有趣变化。
  一天,沃里克忘了关闭远程控制计算机,回到家,他坐在沙发上用左手拿起报纸,这时,正在厨房洗手的伊琳娜突然左手紧握;而沃里克用左手拿食品时,伊琳娜的手也不由自主地伸了出去……这时,沃里克才意识到自己和妻子现在是真正的“心灵感应的伴侣”。
  做一个懂爱的“电子男人”
  成为“电子人”后,全家的生活发生了奇特的变化,沃里克也成为许多怀有科技梦想年轻人的偶像。为了让更多人了解他的“电子人”的生活,他成立了“沃里克观察网”,用摄像头直播他和伊琳娜生活中的奇妙趣事,该网站的点击率飙升,但其中有些人依然认定沃里克是个科学“疯子”,他们说他是“一个恐怖的半人半机器的怪物”。

  已经19岁的哈利对父亲为了科学所需将自家隐私曝光在网络上并不支持,甚至有些反感。伊琳娜也开始厌烦沃里克的小把戏。有一天,因为左手被沃里克控制,她在实验室打翻了滴定瓶液体,即将做好的实验全都毁掉了。回家后,伊琳娜气不打一处来,啪地扯断了摄像头,并尖利地冲丈夫叫道:“见鬼去吧,我明天要将这该死的芯片取出来……”
  但妻儿的转变丝毫不能影响沃里克,很快,他又抛出了新的目标。他开始考虑是否让自己成为一个地道的“电子人”:在大脑里面植入芯片,让计算机代替脑袋来思考!
  面对沃里克越来越“疯魔”的设想,伊琳娜这一次坚决不同意,且不去想用电脑思考的沃里克会变成怎样一个怪物,单单想到要打开脑袋,在里面安装一块芯片,她就觉得可怕,这可不像在手臂上安装芯片这么简单。哈利也站到母亲这边,毫不客气地批评父亲已经完全着了魔,失去了一个科学家应有的理性。沃里克恼怒不已,他一气之下搬到实验室居住。
  2009年11月的一天下午,沃里克正在写实验数据报告,突然感觉左手手臂植入芯片的地方,针刺一样痛。他植入芯片的左手不停地颤抖,接着还开始无法自控地用左手死命地捶桌子。他拼命用右手抓住左手,可根本不管用,左手像失去了控制一般,掀翻桌子上的文件。而且他的左手手臂神经越来越刺痛……突然,他意识到这可能是控制左手神经的信号发生了改变,才造成左手失控。
  实验室高级研究员夏恩在沃里克的指引下,来到远程控制电脑上查看情况,结果发现这台控制电脑正被人利用木马程序入侵了!研究小组的成员们骇然,如果黑客对控制沃里克的电脑芯片发出杀人指令,沃里克的左手完全可能照办,因为对方在加大电流后,可以控制左手臂的五个指头。
  这次黑客入侵事故给沃里克的“电子人”试验迎头一击,他被校方通知暂时停止该项目。圣诞节快到了,他却无比郁闷地将自己关在实验室里。这天黄昏,实验室的门打开了,只见伊琳娜和哈利站在他面前,伊琳娜伸出双手,“亲爱的,跟我们回家吧!”看着温柔的妻子和高大英俊的儿子,沃里克眼眶一热,他不知道自己已经多久没有好好拥抱他们了……这种温暖的亲情是任何冰冷的电子机器无法给予的。
  不久,沃里克的电子人实验安全评定报告出来,报告称,尽管发生黑客入侵事件,可它仍然处于相对安全的级别,而且这一研究将人类的“电子化实验”开了头,为人们未来的生活打开了一扇窗,所以沃尔克获批继续进行研究。
  虽然禁令解除,沃里克却理智地意识到:如果不能完全堵住黑客的进攻,人脑的电子化实验就不能开展,因为一旦人脑被计算机控制起来,会让许多罪犯有可乘之机。
  由于沃尔克的“电子人”有可能为科幻世界打开新的大门,也许有朝一日,人类的大脑能够利用外部植入的记忆芯片等进行升级。所以医学家们乐观地表示,希望这项研究能够最终为医学界带来新的突破,使肢体瘫痪的人们重新恢复自由行动的能力。著名物理学家、英国科学院院士斯蒂芬•霍金也是沃尔克的支持者,他认为:与人类智能不同的是,计算机的效率每18个月提高1倍,因此,不排除它们有一天会征服世界。想让人类这种生物体优于电子体,只有两条出路:一是人类通过基因工程来完善自己的基因;二是将计算机和人类大脑合为一体,提高人类的智能。
  不过也有医学专家提出质疑:持续用电流冲击主神经动脉控制身体,长期下来强大的脉冲会对人体造成伤害,给血肉生命体留下诸多隐患。而最大的问题来自社会学家:尽管沃尔克尚未彻底电子化,但他已经算得上是全球首个“电子人”,他的很多行为正由电子控制,他还算个纯粹的人么?他还能享受人作为公民的权利吗,如果触犯法律,又如何处罚?
  一时间,关于人类智能和伦理的讨论甚嚣尘上。2011年2月,沃里克发表声明:或许在将来的某一天,我会将我的大脑和计算机网络连接起来,但是在人工智能没有得绝对安全保证以前,我希望对妻子和儿子说的每一句“我爱你”都来自自己的脑袋,而不是电脑分析推理后的结果。
  也许未来真的如沃里克所预见的那样,大多数人的大脑将通过全球计算机网络连接在一起。可是无论科技发展到什么程度,人类永远应该为自己保留一个情感的家园和一道伦理的底线。这正是世界第一个电子人沃里克的实验带给我们的思考。

特别说明:本站仅协助已授权的杂志社进行在线杂志订阅,非《电子经理世界》杂志官网,直投的朋友请联系杂志社。

版权所有 © 2009-2019《电子经理世界》编辑部  (论文发表网)   --